姚明给斯科拉颁奖?钻石超长待机!我们的青春都过了他还在疯狂

斯科拉和吉诺比利,两个阿根廷人在五棵松的这一抱,仿佛让时光倒流15年;只是比起2004年的雅典,他们一个由长发变成了短发,一个由短发变成了秃瓢。

就在2019年,过去十多年中一起并肩战斗的老伙计中,吉诺比利的20号球衣在马刺光荣退役,奥博托在世界杯开赛前入选了FIBA名人堂,而普里吉奥尼的世界杯助攻纪录刚刚被卢比奥超越

当我们感叹潘帕斯的“黄金一代”终于成为历史的经典贮存时,这个剪去长发、洗尽铅华的4号,选择致敬一代人的方式是,让自己的世界杯总得分超越澳大利亚人安德鲁-盖茨,独享历史第二。

你可能都忘了,同样出生在1980年的他,和前天刚过生日的姚明是同龄人。当阿根廷赢下与法国队的半决赛后,我们甚至可以畅想,9月15日悬念尘埃落定的一刻,奖杯会由一个老火箭人传递到另一个老火箭人手里吗?

不管结果如何,斯科拉已经为球队赢得直通2020奥运会的门票了;也许明年的东京依旧有他40岁不老的身影,但他扛着阿根廷男篮前行的征途终将停下。我们有幸见证了斯科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2019,也习惯了不给他的任何一次演出,赋予谢幕的别离。

因为这个阿根廷人实在是不擅长告别。而且第四节末用并不算擅长的两记三分杀死比赛时,哪有一点想要告别的意思?

斯科拉上一次踏上这项赛事的决赛舞台时,他才22岁,长发飘飘。那是2002年9月8日,美国的印第安纳波利斯,对手是最后一次以此名号出现在世界大赛的南斯拉夫。那天奥博托拿了全场最高的28分,斯科拉拿了11分,吉诺比利一分未得,他们输了。

正是在那届世锦赛上,阿根廷队让历届“梦之队”吃到在国际大赛的第一场败仗。87-80,当全队没有一个人得分超过15分的阿根廷队实现这一壮举时,对面的教练席上坐着一位来自马刺的主教练作为助教。

那年6月的选秀,斯科拉正是在第56顺位被马刺队选中的国际球员、低顺位,似乎一切都很符合马刺不拘一格的培养标准。但斯科拉没代表马刺打过一场球,姚明和斯科拉实力而是在2007年成了姚明的队友。

17年后,波波维奇是当年那支美国队中,唯一还在与本届世界杯产生联系的人。为了避免比2002年时更差的排名,他还得率队再赢一场。只是有谁能料到当年22岁的小年轻变成了39岁的活化石,却依旧屹立在决赛舞台上,而且各项数据不降反增,越老越妖。

这个家伙,在1999年代表阿根廷打奥运预选赛时就憋着口气要赢美国队,仅用了3年就得偿所愿。2004年的雅典,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konyacluster.com/,麦克布涅相同的胜利他们又复刻了一回,金牌到手时仿佛世界都是他们的。只是过往之后的十多年,这样的场景再未发生;本届的阿根廷队本有希望在半决赛中再赢一次美国,但对手爽约了,波波维奇爽约了。

更不可思议的是,他已经在世界篮球的主流舞台上消失许久了。自从2017年初被篮网队裁掉,并于当年夏天签约山西男篮后,斯科拉已经在CBA混迹两年。上赛季在上海男篮,斯科拉虽然数据尚可但老态已显。但世界杯上愈往后愈疯狂的表现,让我们不禁要问哪个才是真实的他?

大概都是吧。自2012年夏天离开火箭后,除了在步行者打了2个完整的赛季外,这7年间没到一处他都是一年甚至不到一年的短工。无法再获得稳定的合同,这本就是职业生涯走近尾声的标志。但对于斯科拉而言,这反倒练就了他超强的环境适应能力。

从早年的西甲到NBA再到CBA,从长达数月的联赛到半个月的赛会制比赛,他在篮球运动员中属于很“油”的那一类;并非贬损,而是想说他比年轻人更懂得何时发力、何时蓄力。

“你要想听正确的话,那就是我时刻都能帮助身边的队友,”他曾这样概括自己的谋生之道,“你要想听不正确的话,那就是我明白球队随时都可能把我赶走。”很耿直,却也很真实。

作为同龄人,在姚明退役足足8年后他却仍在战斗,斯科拉自有独到的生存哲学。

斯科拉的偶像之一,是一个和他一样越老越妖的家伙,恰巧也和当年选中他的球队有关系,蒂姆-邓肯。

早年邓肯还没退役时,斯科拉说要是那天真正来到,自己一定会热泪盈眶。邓肯2016年夏天低调退役时,斯科拉到底哭没哭很难验证。但在NBA最后漂泊的几站中,斯科拉还在孜孜不倦地“追星”:“我根本连靠近他的高度都不可能。但如果真能让我像一个人,我宁愿像他。”

这其中,当然也包括邓肯的超长待机功能。如今39岁的斯科拉,已经比邓肯退役时大1岁了。

但他的坚持并不像邓肯,以及昨夜与他拥抱的吉诺比利那样顺其自然。2013年夏天他来中国为姚明的活动捧场,采访他时,他前脚刚回顾完一年前被火箭交易时崩溃的心境,后脚就在席间不经意透露,太阳队马上也要把他送走了,但现在只能私底下说。果不其然,斯科拉离开中国后没多久太阳队的官宣就发出来了,他被送去了步行者。

那次的比赛也是在昨晚被他激情点燃的五棵松,当时的他赛前由一个工作人员领着进媒体室,四处借充电线,遇见熟人故作轻松地做了个鬼脸,却难掩失落之情。以常理揣度,在33岁的年纪开始在各队间辗转徘徊、居无定所的日子,离退役应该不远了。

但距离那次采访6年之后,斯科拉非但没有退役,而且重新站回了世界之巅。以至于我都开始后悔,最后一次有机会采访他时,问的都是些“结论性”的问题,颇有些为职业生涯盖棺论定的意思。那时他也很淡然地表露自己的观点,说吉诺比利和姚明将来是百分之百要进名人堂的;让他在当时NBA的欧洲、南美球员中找几个未来能企及同样高度的例子,他选了卢比奥和小加索尔那时谁又能猜到,他们居然有一天会在世界杯决赛场上重逢。

那次结束前的问题,我记得是这样的:“在现在直至退役的几年里,NBA、奥运会和世锦赛(当时尚未改为世界杯)冠军你最想拿哪个?”

在超长待机的篮球生涯中,他终究也没能品尝NBA总冠军的滋味,奥运会的奖牌也停留在一金一铜,麦克布涅却在39岁这年,距离曾经错过、如今又有机会触碰的世界杯冠军,只有咫尺之遥。

昨天半决赛后最让人动容的一幕,就是斯科拉跑上通向看台的扶梯上,和妻子和4个儿子热情拥抱的场景。这其中,最小的儿子也有10岁左右了。他早年甚至有些暗暗地羡慕姚明,因为姚明有一个可爱的女儿;以此类推,他应该更羡慕昨晚现场观战的科比。

斯科拉曾经在亲笔的文章中回忆,他的篮球启蒙来自他的父亲马里奥,一个在阿根廷国内打半职业联赛的篮球运动员。得益于父亲找来的NBA比赛录像带,以及国内有线电视网络的开通,斯科拉赶上了迈克尔-乔丹的生涯黄金期,以及芝加哥公牛队的第一个“三连冠”时期。他日后进入NBA时的第一任主教练阿德尔曼,当时恰巧是乔丹总决赛的手下败将之一。

如果不是得益于父亲的基因而有了傲人的身高,若是像本届大放异彩的坎帕佐那样还没到180公分,那斯科拉也许未必会选择篮球。毕竟上世纪八、九十年代的阿根廷举国都在为足球疯狂,而斯科拉6岁的那个夏天,墨西哥世界杯上那支高举起大力神杯的阿根廷男足,包括上演“上帝之手”的马拉多纳,都让足球成为街头巷尾最疯狂的运动。其实今天,亦是如此。

斯科拉提到足球时不免会有些“酸”,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这两项运动中看到共通性。2015年他效力于步行者期间,和到访的几位阿根廷国脚合影,梅西才将将到他胸口那么高。早年他形容阿根廷人对于体育尤其是球类运动的狂热时,也是拿梅西来举例子的,“你们觉得这个小个子怎么变得那么强的?”

到了2019年,斯科拉终于和另一个仅比梅西高了9公分的小个子一道,重新让阿根廷国歌奏响在“世界杯”的决赛舞台上。上一次是2014年的巴西,只不过那是FIFA世界杯,而梅西和他的小伙伴们最终输掉了那场决赛。

这是一场斯科拉绝不想让“旧日重现”的决赛;如果非要重现,也该是以2004年的夏天为蓝本。

雅典奥运会上阿根廷男篮、男足两开花创造了历史。当时年纪尚小的梅西不在阵中,而斯科拉和他正青春的伙伴们,靠自己让篮球在阿根廷国内享受了与足球同等的待遇。从二十出头起,4届奥运、5届世锦赛/世界杯,这个不知疲倦,不见衰老的阿根廷劳模,站上过巅峰却也吃到过比梅西更多的败仗,却从未因为输球而宣布退出国家队。

因为年龄退出的打算,的确一直都有,此前斯科拉就曾表态说2019世界杯会是他最后一次征战世界大赛。可既然表现优秀得与年龄不相称,而且明年奥运席位已经搞定,不心动吗?

如今身子还硬朗的马里奥斯科拉老先生给出了答案:“谁说路易斯明年不会打奥运会的?他是个顽固不化的家伙,这一点有时会让他犯错,却也是种难得的品质啊。”